中國信訪制度正在進行重大變革。記者近日從權威部門獲悉,國家對各省市不再搞全國範圍的信訪排名、通報,有關部門確立了“把矛盾化解在當地”的新思路。
  始於2005年的信訪排名制度,因為與地方黨政領導升遷直接掛鉤,造成地方信訪壓力很大,被指導致各地信訪部門不惜採取各種手段“截訪”,甚至雇佣“黑保安”,設置“黑監獄”,發生惡性事件。取而代之的將是中央與地方、上級與下級之間的“點對點”通報制度,並通過信訪約談制度對地方工作進行監督。
  一場以取消信訪排名為標誌的信訪改革,正在悄然推進。其力度影響程度,不亞於勞教制度的廢除。
  排名之惡
  為截訪啥都幹得出來
  出現“黑保安”“黑監獄”
  2005年1月,措辭嚴厲的《信訪條例》修訂完成,並從當年5月1日起施行。其規定,各級政府應當建立健全信訪工作責任制,對信訪工作中的失職、瀆職行為,追究有關責任人員的責任,併在一定範圍內予以通報。一名基層信訪工作人員曾對媒體記者說,上述“在一定範圍內予以通報”的規定,最終演變為“以排名的形式通報”。
  從此,國家信訪部門每月會對各省(市、區)“非正常上訪”人次數進行排名,各省市信訪部門也會對各地市排名,直至縣市及鄉鎮政府。
  由於信訪案件多發於基層,縣市級及鄉鎮政府的信訪工作,隨即成為對當地黨政幹部政績考核的指標之一。這一指標又逐步演化為:各級黨政領導成為信訪責任人,其管轄的轄區內訪民進京上訪次數與黨政領導的升遷直接掛鉤。
  各地對此出台了詳細的評分體系。
  以“上訪媽媽”唐慧所在的湖南省永州市零陵區為例,據《南方都市報》報道,該地對鄉鎮政府信訪考核實行“百分制”,其中“減少越級上訪量”一項就占50分。在中央大型會議等“特別防護期”,如發生進京非正常上訪,要扣分。如果接到信訪部門通知,相關單位沒有在24小時內趕到北京的,也要扣分。這些都關係到鎮政府工作的年終考核。
  異化的“信訪排名”給當地黨政官員帶來壓力,他們想方設法減少“非正常上訪”。“上訪者”被毆打、被非法拘禁等,屢有發生,甚至出現了一批專門替地方截訪的“黑保安”。
  2012年12月,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迪溝鎮村民,因煤礦採空區賠償款和占地等問題赴京上訪。該鎮政府接訪人員委托社會閑雜人員接回上訪村民。返回途中,受委托的閑雜人員與村民發生爭執,村民被打致昏迷。還有人因為上訪而被勞教。2011年4月,遼寧省營口市一名年逾八十的老人劉春山因39次進京上訪被以擾亂管理秩序為名勞教1年半。湖南唐慧因為對女兒遭強姦一案判罰不滿,多次上訪,2012年8月2日被處以勞教一年半。
  “截訪”耗費了地方政府大量人力、物力和財力,據媒體報道,近六七年以來,湖南基層政府花在唐慧一個人身上的公共財政已達上百萬元。
  取消排名
  地方上大松一口氣
  精力不必花在抹數字上
  有關部門人士告訴記者,近年來,一些地方不是在暢通信訪渠道、解決信訪問題上下工夫,而是在簡單的穩控信訪群眾甚至攔卡堵截上做文章,個別地方甚至與黑保安公司勾結,非法限制上訪群眾人身自由。“這種錯誤的行為,嚴重傷害群眾感情,侵犯群眾信訪權利,要堅決糾正限制和干涉群眾信訪權利的錯誤做法。”
  有關部門認為,“究其原因,除了與有的幹部作風不實甚至品行不端有關外,也與一段時間里對信訪工作過度考核、通報不科學不合理有關。”
  記者瞭解到,基於上述原因,國家有關部門決定,信訪工作將不再簡單地以信訪數量多少為通報標準,不再搞全國範圍的排名、通報。取而代之的是,中央與地方之間建立點對點的通報機制,完善信訪約談制度,幫助地方反省問題,研究對策,督促落實解決信訪問題的責任,確保對群眾的合法合理訴求解決到位。
  十八大後,我國已經開始在部分省市進行取消排名的試點。從今年3月開始,部分省市沒有收到國家信訪局關於各省“非正常上訪”人次數的排名錶。
  “取消排名確實減輕了工作壓力。”西部某省信訪局副局長告訴記者,目前該省已經取消省級對地市級的“信訪排名”,“讓各個地方有更多的精力去處理髮生在當地的信訪案件,而不是把精力用在去搞公關、抹數字上”。
  信訪改革
  避免矛盾涌入信訪
  把矛盾化解在當地
  據記者瞭解,中央對信訪制度的改革,不僅限於取消“信訪排名”。
  中央有關部門的新思路是,“把矛盾化解在基層,把問題解決在當地”,把矛盾化解前置,避免更多的矛盾涌入信訪。
  上月11日,中央政法委、中央綜治委等聯合召開大會,紀念毛澤東批示“楓橋經驗”50周年。而“楓橋經驗”的核心就是依靠和發動群眾,矛盾不上交,有矛盾在當地解決。分析稱,中央有意在全國推廣這種做法,避免過多矛盾進入信訪,從而從根本上解決上訪、截訪等問題。
  中央的新思路目前已在浙江、江蘇等省市進行試點,如何在當地化解矛盾是試點的重要內容。
  杭州市上城區公安分局的“平安365”社會服務管理平臺系統,建立於去年4月。在該平臺中,上城區被劃分為159個網格,769名網格信息員在網格內的社區巡查,發現社區內矛盾、拆遷糾紛等問題及時上報“網格長”。
  “網格長”通過手機上報到平臺系統之後,平臺的工作人員會根據問題情況直接通過該系統轉給相關的政府部門,要求其在一定期限內解決,並及時反饋。
  各個部門解決老百姓問題的時效和質量要考核,全年的“總成績”與“一把手”的政績掛鉤。
  上城區“平安365”社會服務管理中心主任丁堅華告訴記者,據統計,截至2012年年底,網格信息員們共排查發現各類矛盾糾紛3500餘起,在此期間,政府部門為群眾解決問題的平均時間從5天減少到2.5天。
  取消排名 漫漫十年路
  2004年下半年,發現問題
  那時研究者已經預判到“信訪排名”後可能產生的問題。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於建嶸長期關註信訪制度。他撰文稱,搞信訪排名,“地方政府為了息訪,對於信訪公民不是收買或欺騙,就是打擊迫害,從而誘發更多的信訪案件。”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代表建議取消
  全國人大代表、長沙市副市長何寄華建議,明令禁止地方政府採取任何措施圍堵、攔截群眾上訪,並逐步取消針對地方政府的信訪考核制度。
  十八大後,逐步試點
  我國已經開始在部分省市進行取消排名的試點。從今年3月開始,部分省市沒有收到國家信訪局關於各省“非正常上訪”人次數的排名錶。
  ●由於攔訪、截訪的主體一般都為地方基層政府,這種做法必須一直推行到地市乃至縣鄉級政府。如果地方仍然採取原有的排名做法,攔訪、截訪仍然有可能繼續發生。
  ——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於建嶸
  ●信訪取消排名,就是中央減弱對地方的監督。中央和地方政府或能一時減少壓力,但矛盾積聚起來了。在找到替代措施前,取消信訪排名是個很危險的信號。——微博紅人“袁裕來律師”
  ●關鍵還在於法制治國,信訪制度跟司法制度能良好的對接。
  ——@深圳市信訪社會工作
  據新京報  (原標題:信訪制度取消排名 影響不亞於勞教制度廢除)
創作者介紹

地毯清洗

wf82wfguo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